米茶

有相识终究会有离别吧,我很难过,但还是很高兴有这场相遇。

我的特关永远给妳留着,等一天有缘再见。

每次做梦都会觉得对自己的喜好理解不够深,我以为我在第五最喜欢奈布,再不然应该是杰克来着...然而我昨夜梦到了伊索。


我对这个角色确实有好感,但从来没想过会梦到他来着。


梦里我搭着电扶梯来到一个楼层,而伊索就在电扶梯口等我——然后他走上前来给我一个拥抱。


等等您老不是社恐来着?没有问题吗?


梦里的我没有那么煞风景想到上面的点,当下只觉得很想哭、很想哭,抱着他就开始啜泣。


他拍拍我的背,带我去买奶茶喝,梦里尝不出滋味,但我知道那肯定是我最喜欢的三分甜度。


觉得被治癒了,嘻嘻,伊索真是小天使。

在冬季,台湾北部的空气是冰冷而且湿润的,待着其实对病情有害无益,晨起那时手脚都是冰凉的,年节期间的街道安静无声,当时只有我的咳嗽声在行道树之间回荡。


家里附近有个不算小的公园,平时早上都还能见到一些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运动,但这两天因为过年的缘故基本见不到人,偌大的公园周边连间开着的早餐店也见不着。


台湾的早餐店东西很多很多,从烧饼、馒头、包子到法式吐司、松饼、汉堡,甚至锅烧麵和炒面都有,选择可多了,所以我很喜欢早起吃早餐,感觉中午之后的东西都没早餐店好吃。


过年期间少了这动力有点没趣,所以这几天都赖床起得晚。


是的,说这么多我就只是想抱怨过年没早餐店开我难受ʕ•ٹ•ʔ(...

感谢夕夕小可爱的图...这是我收过最好的新年礼物了,真的谢谢。

夕夕:

“这位小先生,淋雨可不舒服,我带你走吧?”
是给米茶 @米茶 《一见倾心》画的图
她超好!!!!
我画的好糙啊还希望不要嫌弃~(*+﹏+*)~
原文链接见评论

2019-02-06
/  标签: 杰佣

一首改诗《叽叽复叽叽》

叽叽复叽叽,飙歌当排位,未闻擦刀声,唯见当板击
问叽何所思,问叽何所忆,叽亦无所思,叽亦无所忆
杰克小黑屋,黑白准无用,红蝶狂拉回,约老玩牌七
今午大更新,第五狂掉帧,排位两小时,七分钟游戏

首位军工厂,接着是医院,偶尔红教堂,就不见公园
出刀狂卡顿,延迟无极限,方闻人类哀嚎声,就见粉丝狂扣666

原辞好长我懒了(

  1/15  
随缘系小透明文手
佛系更新、随緣入坑
最近加油加不动了,先当个咸鱼
最喜欢叽叽,他超好、超温柔,我超喜欢他